华中师范大学老、中、青三代教师代表回忆刘盛佳

作者:党波涛 时间:2010-12-02 点击数:

11月12日上午,华中师范大学举行刘盛佳先进事迹座谈会,老、中、青三代教师代表回忆刘盛佳教授:

华师大党委书记丁烈云:刘盛佳是教书育人的典范

“华师的精神在刘盛佳等优秀教师身上都得到很好的诠释。”丁烈云说,该校师生都要努力参加到向刘盛佳学习的活动中去,学习他高尚的师德、严谨的治学精神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

丁烈云称刘盛佳为教书育人的典范。“他从教四十多年,授课二十多门,即使是他坐在轮椅上,也没离开讲台。他热爱学生,关怀他们的成长,将自己的奖金用来资助困难的学生,他高尚的师德值得我们学习。”

“刘老师40万字的《地理学思想史》书稿丢了30万,如果没有严谨的治学精神,他不可能有毅力重新开始写作。”丁烈云直言,现在不少学者难出成果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急功近利,而刘盛佳却甘于坐冷板凳,书桌磨平棱角,藤椅磨出大洞,潜心研究。

在刘盛佳与丁烈云的多次交谈中,他的话题基本离不开湖北经济、环境的发展。“刘老一直积极为湖北发展建言献策,其实是在探索如何把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成果,转化为社会经济发展的动力。他把国家、社会的发展真正当成自己的职责。”

“他之所以为湖北的发展无私奉献,就是因为他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其实很多教授都有这个能力,但是他们不愿意花时间去做这类没名没利的事情。”丁烈云说,刘盛佳建言献策、写提案都是没有稿费的,但却从来没有考虑这些,这是因为他热爱湖北。

华师大校长马敏:他的精神是执着、奋斗和奉献

“当今相当一部分人在金钱中迷失,而刘盛佳却诠释了什么是为人师表。”马敏将刘盛佳的精神概括为执着敬业、奋斗不止和无私奉献。

马敏指出,急功近利已经成了大学老师和学生的严重问题。“某些评价机制中规定,一段时间内必须发表一定数量的论文。因此现在一些老师和学生经常‘赶论文’。低质论文、抄袭论文的情况经常出现。”

“为了写《地理学思想史》,他花十几年时间。在湖北和上海两地的图书馆,查阅大量资料,做了几十万张资料卡片。”马敏说,那时没有现在这么先进,书稿丢了就没有了,但是刘盛佳却毅然从头再写,“没有这样的精神是走不进学术殿堂的。”

“中国的崛起,不仅仅是指经济,更是指人的崛起,精神的崛起。”马敏从时代变革的角度分析刘盛佳精神的可贵。他指出,师范院校肩负着提高民族素质的重任,要与时俱进。“刘老师一直提倡与时俱进,这些从他为湖北省发展建设提出的许多前瞻性的提案,以及他做的汉商文化研究都可以看得出来。”马敏再次强调, 学校将组织人力物力完成刘盛佳未竟的汉商文化研究。

华师大城环学院副院长龚胜生:他的精神归根结底是热爱生活

龚胜生曾是刘盛佳的同事,他1992年来到华师大城市与环境学院。

“他不是我的老师,但是我依然觉得他在对我言传身教。”他表示,青年老师在为师、为学、为人等很多方面都应该向刘盛佳学习。

“刘老师刚刚截肢的几个月,不仅没有消沉,反而以坚强的意志学习英语。这一切都源于他对生活的热爱。”龚胜生感慨,刘盛佳的精神归根结底是热爱生活。“正是在这种热爱生活的态度下,他有了对教育、科研、社会和学生的爱。正是在这种热爱生活的态度之下,坐在轮椅上的刘盛佳仍坚持走进课堂,在教学和科研上不断追求探索。”

华师大城环学院青年教师魏幼红:他把《地理学思想史》手稿赠我

刘盛佳关心青年教师的成长,为他们的成长搭建桥梁,提供成长机会。

2006年,魏幼红到城环学院任教。她在一次春节的团拜会上认识了刘盛佳,后来得到了刘盛佳的帮助和鼓励。几年前,刘盛佳开始从事汉商文化研究。他邀请魏幼红加入他的研究团队,刚刚进入城环学院的魏幼红又惊又喜。

刘盛佳甚至把自己唯一一份《地理学思想史》手稿赠与她。“先生之风,山高水长。”魏幼红说,从素不相识到诚心帮助,刘盛佳在科研和教学上都给了她巨大的帮助。“他不顾身体不便,领着我们到汉口查阅资料,跟我们一起去图书馆,告诉我们查哪些书籍。”魏幼红说。

学生兼同事向三久:他对学术总不满足于现状

向三久是刘盛佳的学生,同时也是刘盛佳二十多年的同事。在学习与工作中,他与刘盛佳结下了深厚的感情。

在向三久眼中,刘盛佳对学术总是不满足于现状,不断提出新问题。“他心系湖北,奉献社会,用自己的一条腿换回了神农架。”向三久说,意志坚强、乐观向上的刘盛佳,执着于教育和科研,并深深影响着身边的人。“刘老师的事迹能引起那么大的反响,一是他一生所做的事的确感人,二是我们的社会是有正义存在的。”

华师大化学学院教授吴安心:他是求道求真的大学教师

“榜样的作用在于推动行业的规范化,还要考虑实践性,是否具有可操作性。”吴安心一直认为,在信息化社会要找一个完美的典型很难,不仅要有高于大众的自身修养,更要有非凡的成就。

起初,吴安心有过怀疑:刘盛佳是否符合一个榜样的标准?他从为师、治学和教育模式三个方面对刘盛佳进行了分析。

吴安心认为,学者有三种境界——求道、求识、求利。教育本身也有“示范、说教、强制”三种模式。他认为好老师的终极标准——淡泊名利而舍身求道,身体力行而率先垂范。

“如果说刘老师敬业,那还只是一种职业型契约贡献。他不仅仅如此,他是高尚型的、灵与肉的无私奉献。”吴安心说,不同层次不同时期的老师是不同的。作为大学教授,要做到创造知识和传授知识兼顾。而学者则要将知识继承和发扬,使之成为精神。

吴安心说,刘盛佳是一位善于传授知识的高手,敢于创造知识的能手;是一位顺应时代潮流与趋势,愿意肩负国家民族使命,通晓职业之道的真正学者;也是一位精心求道求真,淡泊名利、身正为范的高尚的大学教师。“他是一位不容置疑的榜样和典型。”

华师大文学院教授刘兴策:他培养的学生是最好的“拐杖”

刘盛佳曾与刘兴策一起获得“曾宪梓教育基金会”高等师范院校教师二等奖。

76岁的刘兴策昨日回忆此事时,已泣不成声。他在稳定情绪后说:“刘老师年纪比我小,却比我先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刘盛佳确实拖着病体读万卷书,靠着轮椅和拐杖行万里路。刘盛佳精心培养出来的学生们就是他最好的拐杖。”

刘兴策说,刘盛佳对教育的热爱和对学生的关怀,体现了一种高尚的人文精神。“作为教师,他的身上体现了新中国老一辈教师的美德,并且注入了新的时代内涵。”

Copyright© 华中师范大学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 地址:武汉市洪山区珞喻路152号。邮编:430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