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士光教授对《地理学思想史》给予高度评价

作者:朱 士 光 时间:2010-12-03 点击数:

评刘盛佳的《地理学思想史》

朱 士 光

(陕西师范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 西安)

刘盛佳编著的《地理学思想史》一书已于1990年11月由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作者为编著此书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 付出了巨大努力。

《地理学思想史》一书尝试对整个地理学理论体系的产生、形成和发展过程进行全面、系统的总结阐述。其内容是, 中外兼容, 并特别注意中国地理学的思想发展8 古今贯通, 现代部分比重相当大。这方面内容的国内专著以前仅有杨吾扬的《地理学思想简史》(高等教育出版社,1989年, 6月出版), 但全书仅15万字, 而刘盛佳的《地理学思想史》长达43.5万字。从内容上看, 一简一详, 各有特色。

我国地理学源远流长, 历史悠久, 名家倍出, 著述极丰。建国四十余年来, 在地理学的各个分支领域又取得了长足进展, 在国际地理科学园地中占据十分重要的地位, 具有鲜明特色。然而长期以来, 由于我国地理学界对于将我国地理学的发展历史与所取得的成就与国际地理学结合起来, 从理论上总结阐述不够, 因而使得国内外学术界, 在诸如我国历史上地理学者在地理学实践与理论上的建树及其在世界地理学史上的地位、我国现代地理学与有关国家地理学在理论上的交流融合及彼此异同情况, 认识一直不很清晰, 甚至产生偏颇见解。如在西方当代学术界享有盛誉的美国地理学者Preston E.James 撰写的All Possible World,A History of Geographical Ideals(《万千世界— 地理学思想史》)一书中, 对我国地理学发展状况的介绍就极为简略, 而且有的观点还大可商榷。这种状况无疑对我国地理学的发展以及我国地理学与世界各国地理学的相互交流会产生消极的影响。刘盛佳正是在国际地理学界需要了解中国地理学思想史之际, 紧随杨吾扬之后写出了具有中国特色的, 而且内容广博祥赔、观点独特的《地理学思想史》。此书填补了我国这一学术领域的空白, 是我国地理学思想史研究的有益探索。

该书具有以下两个突出特点:

1. 补充了欧美学术界历来所持有的世界地理学史是希腊一德国一法美的地理学发展史的观点, 阐明了兼容东、西方地理学理论体系及其发展历程的全球性地理学思想史的新观点。

作者研读了大量国内外地理学著作, 国外的从古希腊荷马史诗、斯特拉波的《地理学》、托勒密的《地理指南》到现代地理学理论著作, 诸如英国罗伯特· 迪金森的《近代地理学的创建人》、美国普雷斯顿·詹姆斯的《地理学思想史》、法国保罗· 佩迪什的《古代希腊人的地理学》、德国阿尔夫雷德· 赫特纳的《地理学—它的历史、性质和方法》、美国(0 哈特向的《地理学性质的透视》、苏联A .F.伊萨钦科的《今日地理学》以及日本野间三郎等的《地理学的历史和方法》等等, 国内的则从《诗经》、《禹贡》、《山海经》、《穆天子传》直到侯仁之的《中国古代地理学简史》、王成组的《中国地理学史, 等等, 在占有大量资料, 进行了深入研究的基础上, 在充分肯定了欧美等国地理学的历史地位的同时, 也明确地指出, 中国的地理学起源早, 绵延不断, 留下丰硕的成果, 在/􀀂 世纪以前一直代表着世界地理学发展的最高水平, 西方地理学超过中国, 只是表现于近二、三百年现代地理学的进步。正是基于这一认识, 作者不仅在有关章节浓墨重彩地描绘了中国古代地图编绘、地方志纂修与域外地理探险考察方面的重大成就, 还设立专章具体论述了“ 中国是地理人发现的先驱”的历史事实。文中具体考证都很有意义, 但却忽略了古代人远航发现与资本主义初期地理大发现的差别, 对郑和远洋航行缺乏经济目的, 因而并未导致具有促进资本主义在中国萌芽的意义也缺乏认识。

2.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夹, 即最近半个世纪中, 世界各国兴起的多种多样的地理学理论流派, 广加论列, 详加介绍, 并启发读者思考。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 由于世界各国重建与发展经济的需要, 以及新的科技革命对地理学理论与研究方法的冲击, 促使国际地理学界许多学者致力于新的地理学的创建, 使地理学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作者在第四篇“发展时期的地理学”中集中介绍了这方面的内容。例如在第十五章“ 现代地理学研究方法”中, 作者罗列了二战后导致地理学观察、分析、表述方法重大变革的一系列新的科学技术革命的浪潮, 它们是系统论、信息论、控制论的兴起, 耗散结构论的产生和发展, 模糊数学的出现与发展, 遥感技术的应用, 能量与物质定量研究手段的极大改进, 电子计算机的广泛应用以及一些新兴现代科学的产生和发展等等, 分析了地理学中“计量革命”运动兴起的必然性及其一度中落的主客观原因。又如在第十六章“战后地理学发展的趋势”中, 作者备举了在统一地理学、区域地理学、景观学、景观生态学一地生态学、文化景观一人类生态学、应用地理学等领域涌现的新思潮。再如在第十七章“现代地理学的构想”中, 作昔论述了现代地理学中统一论、生态论、系统论、空间论、环境论、体系论等理论体系与综合法、动态过程法、地理预测预报法等研究方法8 并认为, 如从研究方法上构想, 地理学的现代化将导致综合地理学、历史地理学和未来地理学的建立和发展。就国际地理学界而言, 迄今为止仍处于传统与创新相结合的阶段, 也就是说还处于过渡的阶段。现阶段一切新的论述应该说只是一种探索、一种构想。然而作者对地理学的发展前景是十分乐观的。他不止一次在书中指出, “人类面临的许多生态问题, 归结起来就是人类和自然的关系问题” 。由于地理学“关乎人类的前途和自然的关系” , 因此“其作用和地位越来越受重视” ,“正是从此着想, 其前途是光明的” 。这同时也启发了读者为发展地理学积极思考, 努力实践。

恩格斯曾经说过 “一个民族要站在科学的最高峰, 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 , “ 但理论思维仅仅是一种天赋的能力。这种能力必须加以发展和锻炼, 而为了进行这种锻炼, 除了学习以往的哲学, 直到现在还没有别的手段” 。地理学思想史实际上就是有关地理学的理论思维, 是对古往今来地理学发展规律的理论概括。我国的地理科学要站在世界的前列, 有赖于地理学理论体系的突破。而这种理论上的突破, 又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对以往地理学理论的总结、借鉴与吸收。总之, 地理科学的大发展, 一刻也离不开理论思维, 离不开对以往地理学理论的学习与思考。刘盛佳的《地理学思想史》则在这方面进行了有益探索。尽管该书可能还存在某些缺陷, 如对当代一些著名地理学家的评估可能有失全面, 但就该书在地理学思想史方面进行大胆尝试和探索所具有的积极意义而言, 可能就是玉中之瑕。期望地理学界能对在理论思维方面的探索给予更多的注意。

Copyright© 华中师范大学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 地址:武汉市洪山区珞喻路152号。邮编:430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