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盛佳教授《地理学思想史》后记

作者:刘盛佳 时间:2010-12-02 点击数:

《地理学思想史》,能和读者见面,我很高兴,笔者还在少年时,家里有一本中国分省地图集和一本世界地图集,我很喜欢看,有的地名字不认识,就查阅宇典,大约小学毕业,我竟然把两本中外地图熟记心中.上了中学,同学们有不知道的地理问题,我大多可以回答出来,因此,同学们给了我一个诨名―“地理通”。高中毕业时,教导主任原是中山大学地理系毕业生,向我介绍了这所学校,我因迷恋于报考哲学,当时哲学要考文、理所有课目,因此选择专业可以很广泛,地理系也是选报专业之一,结果被中山大学地质地理系录取。中山大学在我进校时,地理系有近30年的历史,系里有一大批著名学者,还要说的是有很好的设备和丰富的藏书。当时不少同学都有专业思想,而我却庆幸自己上了地理系,上好所学课程,是起码目标;阅读所有有关地理学的藏书,才是自己的追求!陆佑堂五楼是“禁书”集藏地,有许多欧美、日本的地理书籍,以及创系以来所有毕业生的毕业论文,林超、黄秉维、周廷儒、周立三、叶汇、梁溥、陈国达、罗开富、徐俊鸣、曾昭璇、罗来兴等许多知名学者的毕业论文,我几乎全部阅读了。

本来我的身体很好,上大学时跟随粱溥老师搞人民公社生产规划,跟随陈家修老师到西南进行热带作物宜林地综合考察,我都是身强体壮,参加工作后,也是身体最好的野外考察者之一,1964年赴鄂西山地进行农业区划界线考察,偶遇寒潮在外受冻,后来竟然导致忠了脉管炎。这是一种被认为不治之症的疾病.我至令仍然向往着野外考察,我的悲剧就是不愿放弃任何一次去野外的机会,以致考察与发病往复发生,终致右腿截肤.生病过程是很痛苦的,但治病过程又是学习的好机会,我的哑巴外语就是凭借词典学的,虽不能对话,但可以随意阅读;我从湖北图书馆和上海图书馆借阅许多外文书刊,都是治病提供了好会.当时文的种种危害,无法在一个重病在身的人身上施为,让我把病床当书斋,读了 许多好书刊。

1976年以后,我有很好的写作欲望,但病情逐步加剧.7 0年代最后一年截肢残废。一个从事地理研究的人,到了寸步难行的地步,精神上的痛苦比肉体更难忍受!时值全国进行地名普查,我读书较多,熟悉地名派上了用场,所受鼓舞之大,无法形容。我在病床上撰写论文,为全省地名普查出谋划策,刚装假肢即赴荆州为全省地名干部培训班讲课,以后又全力以赴投身地名词典的编纂,到全省数十个县市指导和验收地名普查工作,日以夜继地工作,以致假肢残端反复摩破,只好故技重演,把病床当书案。数十万字的地名词典一审、二审全在病床上完成。我睡的病床是钢丝床,上放铺板,一次卫生检查,竟在铺板之下查出了上百册书刊,是医院从来也未见到的现象。

我含辛茹苦5年偏撰的地名词典,基本竣工了。在校系领导的支持下,我更加勤奋,仅仅8个月的时间就写出了 《 地理学思想史》 ,陈桥驿先生的鉴定认为完全达到出版水平,邓宗琦副校长积极推荐出版,我太激动了,也太高兴了。1987年春终于得到 了抽作即将出版的消息,却发生了书稿的一大半失落事故。章开沅校长获悉后,专门派人帮忙查找,邓宗琦副校长亲自查询,系主任邓先瑞等都等都帮忙寻找交查问,失稿仍无下落。我确实经不起这一打击,吃不下,睡不看,成天生气抽烟,以致咳嗽不止,到几家大医院一检查,竟然是要命的肺癌,住院5个月,进行了左上肺切除手术,手术后才确诊为炎性假瘤,当时《地名丛刊》正在部分连载我中途搁笔的另一专著《地名学原理》 ,在死亡线上徘徊一阵后,又重新撰写失落的书稿,4年的间隔,我必须按新的时间,阅读查看近几年的国内外书刊,写出适合1988年的内客.写作的时间竟用了1年零2个月,比原来撰写全书的时间还多了6个月。值得指出的是国内许多著名学者,特别我的老师曹廷藩 教授,和杭州大学陈桥驿教授,获悉书稿失落后,写信安慰我,使我增添了重写的信心和力量,谨此致以衷心的感谢!书中有笔者“前生”和“后生”两世的笔调,还请读者鉴谅.尤望批评指正!

但愿拙著能对读者诸君有所裨益!

笔者

国庆39周年

《地理学思想史》原稿

Copyright© 华中师范大学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 地址:武汉市洪山区珞喻路152号。邮编:430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