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制中国湿地地图:近30%湿地消失(组图)

作者:格桑 时间:2009-04-17 点击数:

中国重制湿地地图

中国的自然湿地有将近30%消失了

为了在中国寻找鸟类流感的踪迹,宫鹏完成了唯一的综合性湿地地图。当宫鹏拿这幅已完成的和另一幅没有出版的地图比较,他发现在1990年到2000年间,中国的自然湿地有将近30%消失了。

因为制造地图会投入资金到湿地的恢复和环境保护工程中,中国政府计划制作自己的地图,那会更加详细具体。总之,新的研究将会为科学家和自然资源的保护论者填满空白:当看到沼泽或者其它类型的湿地被转换–大多数时候是农田–他们并不知道这项损失的程度有多大。

宫鹏,环境科学家,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和中科院遥感研究所拥有双重身份。

他制作湿地地图是因为他想追踪候鸟,他怀疑候鸟传播禽流感并且经常在湿地度过夏天或者冬天。

但是要执行下去他所具备的就太少了。在1995年到2003年,一次全国性的湿地调查中,湿地面积在省市地图上仅仅列了几平方千米。其他的地图重点仅在大的湖泊上;为了追踪鸟类流感,Gong需要了解更多的细节,例如,在现在是家禽饲养所的地方可能曾经是小型的湿地。所以他从地球资源探测卫星映像上编译了中国1990年到2000年的地形情况。

周德敏,长春东北地理和农业研究院的水系生态学者,给Gong提供了当地水文要素的细节信息,为宫鹏的卫星映像图打下了基础。“不管是对我们自己还是其他的研究员来说,那都是一座金矿,”他说。“在1990年到2000年间,中国有将近30%的自然湿地消失了。”

目前,金矿在证明有多少湿地已经收缩了。在东北湿地的三江流域,濒临灭绝的丹顶鹤夏天的栖息地,Gong注意了这块湿地从22932平方千米降至了10114平方千米。他说:“那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融化的冰使得某些地方的湿地增加了,例如台北和青海,但是冰水的撤退同时也会打乱原本的生态环境。

地图也有它的不足之处。通过对有限的调查工作和卫星数据的反复核对,根据拉姆阿尔湿地惯例,Gong还不能对同样细节的湿地加以分类。南京湿地生物学家Shuqing An领导的团队,发现中国至少有26种自然类型的和9种人造的湿地。An说,Gong制作地图的坚定的决心将发掘许多的小型湿地,但是他们缺乏细节将可能导致湿地类型的错误辨别,也可能使他们自己“犯迷糊”。

去年10月,中国国家森林行政总署开始了湿地地图工程,投资了1亿人民币。这包括了遥感数据和比Gong的地图更加精确的地面数据。湿地地图是用来组织恢复工作、保持和主动的“明智使用”,其中包括生态旅游和国家湿地公园,因为政府已经留出了165亿人民币给2006年的5年计划。

同时,某些中国的研究院在建立一个国际湿地研究协作上行动非常迅速。一所大学——在计划未定前不愿透露名字——正在建立一所新的研究所,可以跨越生命、环境、自然和社会科学以及政策研究,并且希望能与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的生物地球化学湿地研究所合作。

合作的起点应该从大米草算起,大米草是一种盐沼草,在20世纪60年代被引进中国,它的蔓延导致了长江三角洲的泥沙沉积。在它的自生地美国密西西比河三角洲并没有早成如此严重的沉积。路易斯安那大学的植物学家Irving Mendelssohn说,关键是这两个三角洲的生态环境不同。去年的12月,美国新奥尔良杜兰大学和华东师范大学在上海还签署了一份合作比较这两个三角洲的意向声明。

中国已经准备好行动的速度给国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Douglas Meffert,图拉的环境科学家,希望他们的合作能推动分洪工程能稳固美国墨西哥湾沿岸湿地。中国实行的策略能使美国的效仿者充满信心。“中国能以快速的行动来努力实现大规模的湿地恢复工程。”他说。

(本文来源:网易探索)

Copyright© 华中师范大学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 地址:武汉市洪山区珞喻路152号。邮编:430079